中国青年作家协会

中国青年作家协会

当前位置: 中国青年作家协会 >> 会员作品 >> 小说 >> 寡妇的心思
会员作品

寡妇的心思

发布时间: 2016-05-29  查看次数: 105    


寡妇的心思


 文/陈安嗣

 

天梁深山,沟壑纵横,古木参天,遮天翳日。那森林看上去阴森恐怖,神秘莫测,据当地人说,多少年来很少有外人进到这片森林。黑暗森林,阴森恐怖,外界人几乎不敢涉足。在这深山老林中,横卧着几个小村庄,一百来人,祖祖辈辈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。深山老林流传“四大悲”,指的是寡妇携儿泣,将军被敌擒,失恩宫女面,落弟举子心。

 

天梁深山就有一大悲,寡妇携儿泣。村长说,20年前这家小伙子上了高中,在当地算个文化人,娶了一个文化人。她一头如丝缎般的黑发随风飘拂,细长的凤眉,一双眼睛如星辰如明月,玲珑的琼鼻,粉腮微晕,滴水樱桃般的朱唇,完美无瑕的瓜子脸娇羞含情,嫩滑的雪肌肤色奇美,脱俗清雅,身材娇小,温柔绰约,嘴角有一颗豆大的黑痣,笑起来很是迷人。顿时,一家人在村里可风光了,没事时老头小伙大婶都去他家转悠转悠,问长问短。 小伙子一门心思想走出大山,想看看外边的精彩,死活不听父母和妻子劝阻,只身离开大山,结果一出去就再也没有回来过,二十年杳无音讯。等啊等啊,女人独守空房二十年,难过时女人就带上小孩坐在村头哭,一边哭一边骂男人不是个好东西……时间久了,村边好事老头给她取个外号“寡妇”。一传十,十传百,“寡妇”就这样叫开了。其实,小伙子现在情况怎样,没人知道……

 

都说城里人楼上楼下、电视电话,手机响不停。天梁深山与世隔绝,相对落后,没有见过这些玩意儿。随着党的富民政策落实,深山老林开始渐渐改变。上个月,县城拨来一笔款帮助深山老林村民建设自来水管道和水池,建好以后村民不用再到很远的地方挑水。挑水,路程很远,光是来回走路就得3小时。村民乐开了花!

自来水工程完工举行开饮狂欢当天,打开水龙头就是不出水,村民觉得很奇怪。你看我,我看你,一时乱了阵脚,不知所措。大家心里想,好事找到了老林深山,感天动地,是不是没有上酒烧纸拜菩萨!村民都这样想,没有人敢说出来,这不是搞封建迷信活动吗?整个热闹的村子一下子安静下来,安静得出奇。“菩萨保佑!”一个幼稚的童声从人群外传进来。这一下炸开了锅, 拜菩萨,拜就拜!众人找来香纸、酒肉,点上香,自觉排队磕头。这边是拜菩萨热闹,外边是建设工程人员到处检查。过了正午,寡妇去工地凑凑热闹,东看看,西敲敲,心思重重,不一会功夫就下来对村长说,她去城里咨询专家。村长表面上说不相信什么专家,其实是根本不相信寡妇有这个能耐。在这节骨眼上,不相信都得相信,毕竟多了一条出路。

寡妇走到城里,就花了2个小时。城里那么大,找专家谈何容易。寡妇很快就带上专家提供的资料和一些小家伙急急忙忙往回赶,三步并成二步,终于在日落前赶回到深山老林,没到家就直奔村长家找村长。村长找来工程人员紧急施工,自来水顺着水龙头哗哗直流,整个村子一片沸腾!

开饮狂欢后,寡妇出名了,村民开始向寡妇问东问西。寡妇第一次感受到关注,心情好了很多。寡妇说,到了城里,没费多少功夫就看见“深山老林建设施工公司”招牌,寡妇钻进去就问,里面接待小姐虽然开放但很热情。听完情况后,接待人员向里屋领导报告。领导很快给了方案和一些小家伙,叮嘱接待人员马上让寡妇回去。接待人员不明白领导的意思,只好照办。寡妇心里感觉到城里人就是好、专家就是好。

 

随着党的富民政策深入人心,深山老林面貌一天一天发生变化。到城里务工,到城里上学,以前连想都不敢想,简直比登天还难。现在,“深山老林建设施工公司”都来深山老林招工了。招工那天,工作人员刚坐下就被村里大伙大婶团团围住,都想赶在第一时间登记报名,生怕报名不上。工作人员经过初试,当场录用25名工人。大伙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,正准备离去,看见隔壁四婶的牛哥在一旁哭,看上去哭得很伤心。大伙赶快上前询问,原来今天招工没有录取上,牛哥不能进城务工了。 寡妇心思加重了,赶紧跑去向工作人员了解情况,求工作人员多招一名。寡妇软磨硬泡,工作人员做不了主,只好打电话向领导报告,领导没问为什么就同意招用,叮嘱工作人员马上办好手续。工作人员不明白领导的意思,只好照办。牛哥填好表,终于可以和大伙大婶一起进城务工了。这件事在村里很快传开了。村里人觉得寡妇这个人真会说话,有能耐。只要她到,事情准能办成。

党的富民政策深入推行,深山老林踩着时代的节拍,焕然一新。深山老林,破旧的草房看不见了,单人行走的弯路看不见了,穿在身上补了又补的衣服看不见了……现在你看看,那蓝蓝的天空下高耸入云的群山,经过了风风雨雨,依然那么苍翠。山脚下一棵棵茂盛的白杨非常挺拔。小溪边一座座、一排排重新翻修的民居,被绿色的草环绕着,看起来特别幽雅、别致。山坡上铺满了绿色的小草,它们是报春的使者。桃树林边一条青石路,弯弯曲曲,直通小溪,溪水清可见底,小溪中几只美丽的白鹅畅游着,它那洁白的身体,细长的脖子,在溪水中倒映着。小溪上一座新建的小木桥,像温和的老人,人们在他身上走来走去,谈笑风生。

深山老林,初夏的草,虽没有春天的草那么娇嫩可爱,也没有夏天的草那么郁郁葱葱,但有它独特的一面。在山坡上,在小溪边,在房前屋后,它们成群的努力生长着,互相攀比着,都想成为夏日里的闪耀之星!

寡妇正在享受这一切美景时,大门突然打开了,村长走了进来。村长全身衣服汗水湿透了,裤腿卷得高高的,满脸堆笑,主动招呼寡妇坐下来有好消息告诉她。寡妇不情愿又没有办法,谁叫他是村长!

“县里说了,要给俺村修条大路,大路通到村子广场上。上边还说了,一个捐款单位叫什么“深山老林建设施工公司”特别叮嘱要单独修一条大路连通到你家里,以后去你家里方便……” 寡妇心思加重了,心想谁会单独给俺家修条路,村长肯定没安好心,没等到村长把话说完,寡妇就一巴掌打到村长脸上……

村长明明是在传达上级精神,却无缘无故挨了寡妇一巴掌。村长不高兴,转身就走。村长是挨了一巴掌,坚持大路照样要修,而且还要修到寡妇家。村长知道这是上级指示。

眨眼时间,一年过去了,大路通到了村子广场上,大路真的修到了寡妇家。这下麻烦大了!闲话多了,流言多了,说什么村长和寡妇勾搭上了,村长不安好心……

一日清晨,村民都还没有起床,就被一阵阵小车喇叭声吵醒了。村民起来一看,小车早就开到了寡妇家门口。大婶大嫂小伙老头一齐跑到寡妇家看热闹,车上写着“深山老林建设施工公司”,司机老板就是寡妇男人……

 

 

close

qq

tel

  • 值班手机
  • 13822183293
  • 办公电话
  • 020-82779920